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大厨四宝肉宝王 >> 正文

【流云】控制(小说)

日期:2022-4-3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清晨五点,一阵急促的电话声响刺耳地将姚经理从梦中惊醒,职业的习惯让他深感不妙,下意识地一把抓起手机,感觉手在颤抖。

“您是姚经理吗?”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

“你是谁?”姚经理有些不耐烦。

“我是小朗镇中心区派出所的李警官。”说话的人很客气,但语气严肃。

“什么事?

“出了大事,请您赶快下来,我们已在小区的门口等你了。”

“现在吗?”

“对,现在,请您积极配合。”姚经理听得出李警官的话说得很认真。

没有几分钟,姚经理来到了小区的门口,眼前出现了一辆警车,车顶上的警灯一闪一闪,在漆黑的夜晚格外扎眼。

“您是姚经理吗?”走过来的是一个身材魁梧的警察,声音和电话里的一模一样。

“我是。”

“这是我的警官证,请你出示证件。”

姚经理借着门卫的灯光认真地看完警官的证件,在确认无疑后,无奈地递上自己的证件。李警官比他更仔细地核实着证件,在还他证件的时候,严肃地说了一句。

“请上车吧,到派出所跟你讲刚才发生的事情。”

“我可以带一个保安吗?”

“可以,不过,要快一些”

为防止节外生枝,同时也是为了自己的安全,姚经理让值班的保安老庞跟自己一同上了车,同时他让另一位保安去通知队长大姜。

警车闪着灯带着姚经理和老庞很快就来到了镇中心的派出所,车门都来不及关好,李警官就直接把他们带到了所长办公室,开灯,指着一个简易的沙发,让他们休息一下。紧接着收缴了两个人的手机,关上了门,只听见李警官的脚步声匆匆远去。

“出了什么事?”姚经理转头问保安老庞。

“好像是雅典酒吧里有人被杀了。”老庞回答时声音很小,但姚经理听的每一个字都很可怕。

雅典酒吧是姚经理签的租约,承租者是当地有点来头的人物辉仔,号称是一个什么都能搞的定的人。六年前姚经理来到这个镇时,房地产不景气,投资的住宅卖不出去不说,楼下的商铺也是空荡荡,没人租。股东埋怨,业主投诉,焦头烂额的姚经理脑子都折腾的快流出了脑浆。最后他采用了免租期,试营业的方式招商,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把商铺全部租出去了,可是由于操之过急,忽略了租客质量的把关,麻烦继而找上门来,其中雅典酒吧就是最典型的麻烦制造者。

雅典酒吧名义上是酒吧,可开张后没多久就转成了年轻人聚集的迪斯科舞厅,晚上噪音极大,特别是几个低音炮,响起来可把楼上的住客从床上震醒,一直要闹到后半夜才渐渐散去。为此住客多次投诉,甚至联名扬言要将雅典酒吧连根拔掉,莫不是住客和雅典酒吧的老板结怨,发生了案子?姚经理坐在沙发上不断的排查,困意全无,但他自己怎么都绕不出来,为啥夜半三更的李警官把他带到这里来。

从门缝望去,这是一个回字型建筑,四周高墙耸立,所长办公室在中间,周围都是一间间的房子,每个房子铁门钢锁,森严壁垒。其实姚经理来过这里,因为公司每招一个员工都要来此备案,办理临时身份证或暂住证,记得收费是一百元,一年有效。但那时来是公事公办,完事就走,绝没有多呆一分钟的意思。可今天这个气氛好像不同,姚经理这会似乎感觉到,要想迈出这个大门可有点难度了。

好不容易熬到天亮,姚经理对老庞说,“你出去给我买一个牙膏和牙刷,再买一条毛巾”。

“会让我出去吗?”

“会的,他们关的是我,和你没关系。”

姚经理说的十分准确,老庞果然顺利出去了,不一会买来了他需要的用品。他刚要准备出门找个地方洗涮,李警官回来了,手里拿着也是牙膏和牙刷,毛巾和姚经理的一模一样,看来他也是刚买的,同一个商店的东西。

“对不起,姚经理,等一下我们刘局长请您去一下,您洗涮先。”李警官依然很客气。

问题严重,局长都要出马了,姚经理一边洗涮一边胡思乱想。

很快姚经理来到了刘局长的办公室,一个从顶层窗户可看到镇中心公园的公安局大楼。

“刘局,姚经理到了。”一进门,李警官马上报告。

“你请坐,姚经理,我姓刘,负责镇里的治安工作。”刘局长说话不紧不慢,但目光炯炯,态度严肃。

“不客气,不客气,打搅您了。”姚经理仓促地与刘局长握了个手,忐忑不安的一屁股坐下。

“姚经理,昨天你管辖的雅典酒吧发生了一起命案,一个顾客被捅死了,案情没有搞清楚前,你作为房东的负责人,我们有权要你协助我们解决问题。”刘局长开门见山的一句话更让姚经理一头雾水。

“我和命案有关系吗?”姚经理不解的问道。

“当然有,你还记得隔壁的一个镇去年发生的火灾吗?烧死了六个人,有关当局立即将经营负责人和房东都控制了。”

“好像报纸上有报道,可我到现在还不完全理解,冤有头债有主,谁造成的火灾谁负责嘛!为何要抓房东?您刚才说的命案应该是赶快抓凶手啊,把我控制起来有何用?”姚经理有些激动。

“姚经理,您放心,凶手我们一定抓。但是没有那么快,但死者的家属如果赔偿解决不好,会闹的,他们会抬着尸体在镇政府静坐示威,搞得乌烟瘴气,一塌糊涂。”刘局长喘了一口气接着说“所以我们一方面积极破案,一方面要调解赔偿,你作为房东的一方是最后的一环,如果雅典的老板跑了或赔不起,你们就要破费了,不然我也交不了差。”

姚经理这下全明白了,公安局请他来的目的是解决死者家属的赔偿,虽然是备胎的最后一环,但却是最实惠的一环,因为跑了和尚跑不了庙哇。看样子他真是被控制起来了。

“刘局长,我们实在冤枉,来这个镇投资是你们老镇长连拉带拽的,建好了染厂准备投产却接到上面的紧急红头文件,说染厂属污染行业一律取缔。好心的老镇长给我们换了一块地,这才建了个商厦,折腾了几年好不容易租出去了,租金还没收多少,却惹出了命案,还要让我们赔偿,这是哪跟哪啊?”姚经理哭丧个脸,一口气把憋了几年的苦水全都倒了出来。

“姚经理,我理解您的苦处,但事情发生了,要勇敢面对,我们要一起共同度过。”

“我明白,我明白。”

这时,刘局长的手机响了,他一面听,一面应着,突然,他大腿一拍,几乎是喊了起来。

“赶快带回来,要快,我让李警官现在就过去协助。”放下电话的刘局长脸上的神色好了许多,看样子这个案子让他老兄也是一夜的不安。

“姚经理,感谢您的配合,您现在可以回去了,雅典酒吧的老板辉仔已抓到了,但如果他赔不起,我们还是需要您的协助啊!”刘局长边说边客气地走过来和姚经理握手。

“一定,一定。”走到门口的姚经理松了一口气,一边和刘局长再见,一边盘算着下一步的打算。

姚经理是步行回到的小区,一进办公室就急忙拿起了桌上的电话。

“你这里是保险公司吗?我要买一份保险,对,是小区范围内的人生财产险。”

打完了电话,姚经理不由自言自语。

“要想不被人控制,就要首先控制好风险,在这个经常出现突发事件的地方,做好预防是至关重要的。”此时的姚经理不知为何,突然感到肚子很饿,饿得难受。

他刚准备出门,突然李警官走了进来,一见到他,姚经理头有些晕,心中暗想,难道又要被控制?

“姚经理,这是你的手机,另外送你一张我的名片,以后有事方便些。”李警官依然语调客气。

转过神的姚经理,一紧的心又放下了,他苦笑着答应:“应该,应该配合,”

他不知道李警官是几时离开的,只是抓在手里的手机好像还在颤抖,等到一切都彻底平静了,姚经理反而一点都不饿了。

当晚,小朗镇的电视台正在播送公安局长的答记者问,刘局长一副严肃的面孔,口气坚决的回答记者的提问。

“昨夜本镇雅典酒吧发生的一起命案,我公安干警正在积极侦破,请公众不要惊慌,这仅仅是一个酗酒引发的偶然事件,我们一定会尽早捉拿凶手归案的,目前有关的责任人已经被我们有效控制......”

看到这里,特别是听到控制二字时,电视机前的姚经理眉头一皱。此时,他的右手虽然没有手机,可他还是把颤颤巍巍地右手移到了自己的右耳边。

癫痫病稳定期如何护理
治癫痫的药物都有啥呢
老年癫痫病如何做护理

友情链接:

并行不悖网 | 整人专家小游戏 | 神庙逃亡兑换码 | 怎么切西瓜好看 | 郑州新浪家居 | 九宫格测试 | 唱片机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