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切除子宫多少钱 >> 正文

【海蓝·小说】未婚妈妈

日期:2022-4-2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李二家的丫头李燕高考后,一直在家里焦急地等着等录取通知书。

邻居张大问李二:“李燕考得怎么样?”

李二说:“考上大学还得祸害我三四万块钱,丫头就是赔钱兽,早晚是别人家的人。考不上大学最好,要是考不上我就炒四个菜,喝上二两酒庆祝庆祝。”

到了九月初,李燕也没收到录取通知书。李燕想复读,来年再考大学,但是他爹李二、哥哥李英和嫂子翠花都不同意。嫂子的脸拉得比驴脸还长,整天摔盆子摔舀子的表示不满。李燕就没有复读,一直在家里做一些家务和农活,村子里同龄的姐妹们,有的订了婚,有的已经结婚生子,还有的到城里打工去了。

李燕在家中大部分时间都是没事干,农活越来越科技化和农药除草化,人力负担越来越轻。俗话说:一家女,百家问。上门提亲的媒婆接二连三,她已经十八岁,貌美如花,楚楚动人。确实令十里八村年轻人倾慕不已。

虽然到了可以处对象的年龄,但是她还不想结婚太早,像那些早早结婚生子的姐妹,一天到晚围着锅台转,伺候着男人和孩子。她还想多过几年属于自己的生活,像那些到城里打工的姐妹,自己挣钱,自食其力,穿时髦的衣服,大手大脚的花钱,那才叫成功。

李燕和父母商量到城里去打工,父母不同意李燕到城里打工,他们不想让她年纪轻轻就到城里去吃苦。但是李燕坚持要去,父母实在拦不住她。就说:“李燕,在城里实在混不下去一定要回家,千万不要死要面子活受罪!”

李燕和在城里打工的姐妹娟子联系,先来到娟子在城里打工的一家叫“夜来香的理发美发店”做小工。她每天就是给理发和美发的顾客洗头发,不论男女老少,不论干净的不干净的,都必须面对,给他们洗头或吹风。店里管吃管住,每月工资五百元,李燕已经很知足了。李燕平时忙着为顾客洗头,闲着时就洗洗脏毛巾,平时留心观察理发美发的师傅如何为顾客理发美发,自己在心里模仿理发、美发、染发、烫发。

一天,老板带着理发师傅和所有小工到建筑工地,免费为民工理发。其实就是给小工们上一堂实习课,练练手,有师傅在一旁指导。大家都放开胆子理发,李燕和众姐妹渐渐地悟出门道,越理手艺越好,渐渐的纷纷有了自信,从容应对了老板不停地发“夜来香理发美发店”的名片。

这个“夜来香理发美发店”实际上有两项业务:一项是理发美发业务,这边大多是初来乍到的年轻漂亮的小工;另一项是按摩服务业务,这边都是和老板五五分层的久经沙场的按摩小姐,也有人称作失足女郎。老板乔四爷不断的招收年轻漂亮的廉价小工,再不断把小工转化成按摩小姐,生意红红火火之极。

李燕不想当按摩小姐,因为她憧憬着未来的幸福美好生活。然而,他的初恋却改变了她的想法。

有一天,在店里遇见了一个熟人,是李燕的高中同学凌峰。李燕说:“凌峰,你好!没想到会见到你,”

凌峰说:“李燕,你好!出来打工啦!”

李燕说:“啊,你高考考哪去了?”

凌峰说:“就在本市的一所警官学院,三年制的大专。”

李燕说:“那你毕业后就能安排工作吧?”

凌峰说:“我爸在老家县公安分局当副局长,安排工作没问题。”凌峰把手机号留给李燕。此后,凌峰每个月都会来这里让李燕理发,借机会和李燕说话。

有一次,凌峰约李燕出去吃饭。在饭桌上凌峰向李燕说:“李燕,我想和你处对象,不知道你是否愿意?”

李燕说:“咱俩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我们俩不合适!”

凌峰说:“只要我们真心相爱,谁也拆散不了我们。”

李燕说:“这事还是你先问问你父母吧。”

凌峰说:“是我找媳妇,又不是他们找媳妇,我的事情我做主。”

李燕说:“不妥,你还是和你父母商量一下好,毕竟是一家人,还得相处。”

凌峰说:“我反正要定你了!”

此后,凌峰经常给李燕买些礼物,经常在一起吃饭,看电影,跳舞。在一次喝醉了酒,凌峰吻了李燕,他们无法再控制自己,都被对方融化了。他们确立了恋爱关系。

然而,在凌峰毕业前,凌峰不再来找李燕了。李燕打电话,凌峰说:“我正忙着找工作,还不知道能分配到哪呢?”李燕就撂了电话。

李燕再打电话,凌峰不接了。李燕到警校去找凌峰,说:“凌峰,你到底是啥意思?不想处了明说好不!”

凌峰说:“你说对了,我妈要死要活,嫌弃你没工作。我又不想和你分手,我很为难。”

李燕说:“凌峰,你总得有个说法,到底想咋办?”

凌峰说:“我们还是分手吧,夫妻做不成,我们做朋友。”

李燕说:“当初我说什么来的,你害我不浅那!”

凌峰说:“我可以给你损失费。”

李燕说:“钱能抚平我心中的伤口吗?我们分手吧!”

李燕自从失恋,一直比较消沉,闷闷不乐。娟子说:“你何苦一棵树吊死人呢,三条腿的蛤蟆找不着,两条腿的大活人有的是!干脆到我们按摩厅当按摩小姐,我敢说不出一个月,你就会成为花魁。”

在元旦,老板为每个按摩小姐买了一件价值不菲的皮草大衣,新签约的按摩小姐也可获得皮草大衣。小工们纷纷去了按摩厅去了,姐妹们都来劝李燕离开理发美发厅,去按摩厅挣大钱。李燕本不想去的,但是架不住娟子经常做思想动员,最终成为一名按摩小姐。

李燕成为一名按摩小姐,第一个月的收入竟是从前一年的收入。李燕自己办理个存折,她要积攒一笔钱,为将来创业攒一桶金,再寻找自己的白马王子。

自从李燕从事按摩工作,接触了形形色色的顾客。有一个叫刚子的顾客,他在一个建筑工地第一次见到李燕,就一直到李燕那理发。当他知道李燕当了按摩小姐,每个月都来三四次照顾李燕的生意,成了老顾客,老相识。刚子干脆就管李燕叫老婆,李燕也不反对,反正都是逢场作戏。

当然,倾慕李燕的还有“夜来香理发美发店“的厨师黑子。一天,李燕在街上走路,看见一条闹事街路油价美发店贴着出兑的贴子,李燕记下电话号。回到店里,她找到老板乔四爷商量要解除协议,自己出去单干。老板乔四爷笑着说:“燕子翅膀硬了,要出飞了。好哇,如果干不下去可以再回来,不要硬撑。遇到漂亮小妞介绍夜来香店里来,有什么麻烦来找我,我给你摆平。”

于是,李燕盘下那家美发店,很快招了小工,每天忙碌着理发美发,每月挣的钱和以前差不多,但是现在毕竟是正经生意。

经常来店里理发的就是黑子和刚子,一天晚上十点多,李燕岗位一位顾客烫完发,让小工下班,准备关门。可是,黑子进来了,他要理发。李燕不要意思不为他理发,毕竟都是夜来香的老熟人,不给黑子理发,真的说不出口。李燕给黑子洗头,给黑子理发,她和黑子有一搭没一搭的瞎聊。用了半个小时理完了,她给黑子洗好了头,吹干了头发。黑子还是没有走的意思,李燕不得不下逐客令了。

李燕说:“黑子,真不好意思,我困了,你走吧。”

黑子说:“我也困了,那咱两睡吧。”

李燕一本正经地说:“别开玩笑了,夜来香的小姐多得是,别缠着我了。”

黑子说:“我喜欢你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这你也知道,今天我要定你了。”黑子一手抓住李燕拖到床上。

李燕说:“黑子,讲究点,我现在不是小姐,请你尊重我!”

黑子说:“你别说了,也不要喊人,否则我明天接你老底,让你的邻居都知道你是小姐出身,让你家的人知道你是小姐,让你一辈子嫁不出去。”

李燕大脑一片空白,她彻底傻了。黑子如同强盗一样掠走了燕子的贞洁和自尊。

李燕痛哭一夜,她要出这口恶气,她留下来证据,要到派出所报案,让黑子接受法律的制裁。早上刚开门,刚子进来了,看见李燕眼睛肿的像桃似的。就说:“老婆,眼睛哭得像桃子似的,让人强奸了咋的?”

李燕说:“别提了,昨天夜来香的厨师黑子,真的吧我强奸了。我正打算到派出所报案去告他。”

刚子说:“多大点事,就当你收了张假币算了,何况你当过小姐。即使告了黑子,你又能得到什么?我出面警告一下黑子,说你和我好了,让他以后别再来骚扰你就行了。”李燕听刚子说的也在理,觉得刚子还是个靠谱知冷知热的男人,心情好多了,给自己放个假,和刚子一起吃了一顿饭。

刚子说:“你真的跟了我吧,我还没有媳妇,我在建筑工地负责电焊的活,每月挣三千元,我们回到我的老家阳城开一家铁艺铺,攒够了钱,我们就结婚生子。那多好哇!”

李燕决定处处看,因为刚子毕竟知道她当过小姐,不知道能否接受她。另外刚子是嫖客,能不能稳当的过日子也没个谱?

李燕开了三年的美发店,挣了一笔钱。她和刚子处了两年,刚子知冷知热的,很会体贴人,李燕终于同意兑掉美发店,计划到刚子的老家阳城开一家铁艺铺。憨厚的李燕把自己积蓄中拿出五万元给刚子盘下了一个门市,并购买了一些工具盒各种焊条,铁艺铺顺利的开张营业了。他们租了间插间,开始了同居生活。李燕买了些避孕套,可是用的太频繁了,居然断货了。刚子乐此不疲,李燕说:“没结婚我不能怀孕。”

刚子说:“没事,反正我们要结婚的。”

一个月后,李燕真的怀孕了。李燕打算打掉这个来的不是时候的小生命,刚子坚决不同意,说:“我家三代单传,这要是儿子,还不把我的爸妈乐坏了!”这样李燕就留下了这孩子,李燕张罗结婚,可是刚子总是拿出各种理由搪塞。就是整天的忙呀忙,生意倒是红红火火。

从此,刚子经常夜不归宿。刚子说:“我爸生病了,要我护理他。”李燕也就信了。

十个月后,李燕生下了一个男孩。李燕有张罗结婚,刚子说:“别急,我爸我妈过一辈子也没登记,不也是过了一辈子。”

一天刚子在出租房去室外厕所方便,刚子的手机来了电话。李燕就接了电话问:“你好,谁呀?”

对方说:“我是刚子老婆,你帮我喊一下刚子。”

李燕说:“刚子上厕所了,刚子总说家里有个老婆,嫂子你家住哪呀?”

对方说:“刚子净瞎说,我家在南七条幸福食杂店东边的那两间平房,呵呵,欢迎你来我家做客。”

这时刚子从外面回来了,李燕说:“你老婆打电话找你呢。”刚子抢过手机按掉电话,说:“肯定是哪个顾客开玩笑,我哪有什么老婆,有也是你呀!”

李燕说:“刚子,你还是不是人那?瞪眼睛说瞎话,明明是你老婆来电话,装什么糊涂?”

刚子说:“你爱信不信,反正没有。”

李燕说:“你简直就不是人,骗我钱开铺子,骗我给你生儿子,我稀里糊涂的成了你的小老婆。你家住在南七条幸福食杂店东边的那两间平房,你装什么大尾巴狼?你说吧,在我和你老婆之间选一个。”

刚子说:“我选你。”

李燕说:“那好,明天我和你去见你老婆,你彻底做个了断。”

第二天,李燕和刚子去见刚子老婆。李燕开门见山地说:“刚子隐瞒有老婆的事实,骗我要和我结婚,我拿出五万元给他开铺子,还为他生了儿子。你和他离婚吧!”

刚子老婆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当初他没爹没妈,无依无靠,一穷二白。在我爹的铁艺铺学徒,趁我爹妈出门请我喝酒,把我灌醉,使我怀孕,不得不和他结婚,生了丫头。他骗我说他出去打工,一年不给家里交一分钱,害得我们娘俩有上顿没下顿。我苦苦守着这么一个支离破碎的家,到头来还要被妹妹扫地出门。”说完泪如雨下。

李燕心软了,女人何苦难为女人,都是那不要脸的刚子惹的祸。

李燕说:“姐姐,我的五万元钱一定得还我。”

刚子老婆说:“钱一定还,马上就还。儿子给我带吧,我不会亏待儿子的,你找个好人家吧。”

李燕说:“我的儿子我自己带,我给他找一百个爹!”

刚子说:“把儿子给我带吧,你放心,我会把儿子抚养成人的,那五万元钱就当你给儿子抚养费了。”

李燕说:“天底下居然有你这样不要脸的人,还想赖下我的五万元钱。你也配做孩子的爹!”

刚子说:“你愿意过就现在这么过,不愿意过随你便。”

李燕说:“好哇,咱们走着瞧!”

李燕带着孩子离开阳城,来到原来的大都市的“夜来香理发美发店”找到老板乔四爷,把自己的遭遇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请求乔四爷帮忙把自己的钱要回来,乔四爷爽快答应了。

第二天,乔四爷带着道上的兄弟,开了十辆红旗直奔阳城。他们来到刚子的铁艺铺,把刚子的嘴粘上胶带,戴上头套,推上轿车。来到刚子家,把刚子推进屋里,当着刚子老婆的面,乔四爷说:“兄弟们,一人踢这畜生一脚。”

大伙一个接着一个,每人踢刚子一脚,踢得刚子疼得直颤颤巍巍的,叫也叫不出来,哭也哭不出来。最后一个是黑子,黑子说:“你他妈的人五人六的骗我说,你和李燕好了。你他妈的还不如我,我祸害李燕一次,你祸害了她的一生。”黑子一脚踢向刚子的裆部,刚子当时就瘫坐在地。

乔四爷说:“把头套摘下,我和他说话。”

摘下头套的刚子的脸煞白煞白的,疼得汗珠子直往下滚。粘在嘴上的胶带也被撕下。

乔四爷问:“刚子,你把钱痛快还给李燕。”

刚子老婆说:“五万元我们就还她。”

乔四爷说:“不是五万,是十五万,铁艺铺的本钱有李燕五万,孩子的抚养费是五万,还有燕子的青春损失费五万。”

刚子说:“我只有五万元钱,没有那么多钱呀!”

乔四爷说:“你实在没钱,就把房子给李燕吧。”

刚子说:“那我住哪呀!”

乔四爷说:“那是你自己的事,跟我们没关系。痛快点,别磨叽。”

李燕对乔四爷说:“四爷,他还我钱就行了,我不要他的房子。”

乔四爷说:“傻丫头,你可怜他,他什么时候可怜过你,必须要,他写下卖房协议房子就是你的了。爱住就住,不爱住交给房介直接拿钱。”

刚子两口子像老鼠一样乖乖的把五万元钱和房证交给李燕,写下房子出卖李燕的协议。

李燕送走了乔四爷,把房证又交给了刚子老婆。刚子老婆和刚子跪在地上不停的向李燕磕头道谢,李燕流着伤心地泪离开了阳城。

她买了去往南方的列车票,到一个没人认识她的地方。她准备单身度过此生,培养好自己的儿子,创一番大事业。

哪种方法治癫痫病好
哪个医院治癫痫病最好
癫痫病的研究与现状

友情链接:

并行不悖网 | 整人专家小游戏 | 神庙逃亡兑换码 | 怎么切西瓜好看 | 郑州新浪家居 | 九宫格测试 | 唱片机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