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团队国内旅游合同 >> 正文

【柳岸】香气弥漫(小说)

日期:2022-4-3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现在,吴晓东经常陷入那段充满诗意的回忆之中。

那是二十四年前的夏天,酷热而寂静的午后,夏蝉栖息于梧桐树间,一阵蝉鸣偶尔从半空中划过,四周复又变得寂静起来。他是学校教导处的主任,管理着学校大大小小鸡毛蒜皮的事情。这天他从办公室里间的休息室睡眼惺忪的走出来,脸上还残留着丝丝睡意,耳边便响起了一阵节制的敲门声,仔细听着敲门声,沿着声音的纹路,他依旧能听出敲门者隐藏着的那丝急促。他推开门,见是初三英语组的组长陈小敏。陈小敏是来跟他商谈下个月全校英语口语比赛方案的事情,他礼貌地把她让进屋内,心底却滋生出一种反感,多年来学校大大小小的教学事情,他虽然一直处理得井井有条,但心底却潜藏着一丝别人难以察觉的倦怠感。这种感觉通常没有任何征兆地出现在他脑海里,弄得他不知所措。许多次,他在开会,或者在陪上级领导参观调研,这种感觉便不合时宜地出从脑海深处冒了出来,像是如临大敌,他顿时慌了手脚,很快他便习惯性地使劲甩了甩头,一咬牙,把这些想法暂时逼了回去。晚上一脸疲惫地躺在睡椅上,望着窗外沉沉的黑夜,那些想法又突然冒了出来,侵袭撕咬着他。这几年,在自己的不断调节和心理医生的干预下,他的这种心理状态略微有所缓解。

此刻,陈小敏在不远处的沙发上坐着,吴晓东心里那股莫名的厌烦感又气泡般咕咕的浮出水面,这几天他倍感疲惫,对于学校的各种事物也都不管不问,暂时搁置着。吴晓东笑了笑,他在学校同事们面前一直是给人以亲民随和毫无官架子的印象。他跟陈小敏接触不多,只因工作上的事情碰过几次头,平时上班在路上遇见也只是相互微笑点头问好而已。他边说话边把水递给陈小敏,笑着在对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心底却满肚子的不情愿。每个星期五的下午,其实他就想静静地办公室呆着,什么事情也不干。陈小敏一口就把杯中的水喝光了,脸颊流露出一丝少女般的羞涩,她右手紧捏着杯子,微微抖动着,额上细密的汗珠清晰可见。吴晓东看了她一眼,笑着问要不要再来一杯。他直起身子,转身的刹那间,一股清凉而又独特的香味忽然钻入他的鼻尖。这丝突如其来的香味缓缓落在他的肌肤之上,浸透下去,又弥漫开来,不由让他整个身心为之一颤。

窗外的阳光毒蛇般吞吐着信子在干裂的大地上肆无忌惮的游荡着,裹着丝丝热气的风像是一把刚从火里萃取而出的刀一般刮在人们脸上,让人无所适从。吴晓东重新把一杯清凉可口的水递到陈小敏水中,他忽然来了兴致,适才心中的那个疙瘩不知什么原因忽然没了踪影,他忽然一个转身踩着轻盈的步履来到窗前,推开整个窗,使劲吸了一口户外的空气,他以为是屋外那棵桂花树弥漫出的清香流窜到了屋子。当他转身重新回到屋内,他很快就发现屋内的香味绝不是窗外那丝丝缕缕的桂花香了。桂花弥漫出的香味里有着一股清凉,而现在窜到他鼻尖的这股香味却是温热的,带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温度。这种淡淡的黏湿的香味氤氲在办公室里,待他重新在适才的沙发上坐下来,这股香味突然就浓了起来。他抬起头,看了陈小敏一眼,顿时知晓了这股香味来自于眼前这个年轻的女子身上。他早已忘记那天自己到底说了些什么,只记得自己深深陷落在这股温热的香气之中,直至陈小敏出了办公室,下了楼,倩影渐次从眼前消失,他才从沦陷的思绪当中缓过神来,鼻子却不时抽动着,仿佛在寻觅着弥漫于空气之中的那股清香。

他闭目安神地端坐于陈小敏适才坐着的那张沙发上,那股温热的清香在空气之中上下沉浮游荡着,夹杂着从窗外飘溢进来的桂花香,而后沿着他的呼吸钻进他的鼻尖,直至他的心尖。陈小敏羞涩而又纯净的笑容就这样印在了他的脑海里。他感觉这股温热而又淡淡的清香恰好与陈小敏身上散发出来的这种清纯的气质吻合着。当他再次从沙发上起身时,天已经渐渐黑了下来,他完全没想到自己在这股独特的清香之中竟醉醺醺地睡了一会儿。

他匆匆锁上了办公室的门,心底有一扇门却瞬间打开了。就因为这一缕温热的清香,陈小敏的身影慢慢嵌入了他的脑海深处。

与其他香水或者植物气息散发出的香味相比,这股温热、黏湿而又清凉的香味是有生命的,它带着人体独有的温度,从一个年轻女子的身上弥漫而出。这个女子的一颦一笑都与这个这股香味所散发出的气质相吻合着,这似乎成了他迷恋这股香味的关键所在。

晚风轻拂之中,远处晚霞满天,吴晓东顿觉神清气爽,像是有一股山间甘泉从心尖流淌而过。那股早已散去的幽幽清香仿佛依旧萦绕在鼻尖,温热着他的心。他骑着自行车飞快的穿过薄薄的夜色,整个人感觉轻盈无比,像是重生了一般。在清凉的夜风里,他甚至轻吟起一首熟稔于心的诗歌,那是多年前他自己还尚年轻时写的。回到家,八岁的孩子正在小区的花园里和一群同龄人嬉戏玩耍,孩子见他归来,担心挨骂,赶紧远离适才还在一起打闹的小伙伴,主动贴到他的身旁,脸上挂着一副焦虑恐慌的神情,仿佛他已经皱起了眉头,准备呵斥他一顿。但是这回他没有,他轻轻抚摸着孩子的头,一脸疼爱的让孩子先玩,等下记得早点回家吃饭就可以。看着孩子一脸高兴的回到游戏之中,他回味着自己适才的话语,他感觉自己顿时变了一个人。他知道孩子心底是惧怕他的,以往每次从俗世缠身的学校身心疲惫的回到家里,看见孩子在嬉戏玩耍的过程之中弄得满身灰尘满脸乌黑,老师布置的作业也不按时完成,他心中的怒火轻易间就点燃起来,厉声呵斥着孩子。妻子正在厨房热火朝天的忙碌着,他进厨房看了一眼,问了一句需要帮忙吗,转身时闻到一股浓烈的油烟味。妻子没搭理他,她肯定觉得他哪根神经搭错了架,忽然这样心血来潮。

晚饭吃得寡淡无味,孩子低着头默默地吃完饭便匆匆进屋写作业去了。妻子依旧是吃饭、洗碗、抹桌子,他按着惯性吃着晚饭,那丝温热黏湿的香味却时刻在心底蔓延开来,饭桌上的菜碗里仿佛盛放着一碗碗清香,他时刻在心底咀嚼回味着,脸上偶尔流露出一丝难以察觉的笑。恍惚中他感觉这抹清香把他从俗世之中剥离开来,以往那丝经常不经意间跳出来的孤立与反感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一晚,吴晓东久久沉溺于这股香味之中,当妻子忽然主动地从抱着他的后背,他从猛然发现彼两个多月没有做爱了。他心底僵持着,仿佛接下来的任何行动都会玷污萦绕于心的这股清香,他一个转身还是迎了上去。事情进行到高潮部分时,他猛然听见她的身体里忽然噗的一声巨响,紧接着一阵浓烈的臭味在空气里蔓延开来,并很快站稳了脚跟。在这股臭味里,他顿时瘫软了下来。这突如其来的场景让两个人倍感尴尬,甚至有些不知所措。吴晓东从床上下来,直接进了卫生间冲洗,在客厅里久久的抽了几根烟,再次进屋时,那股难闻的味道才消散而去。他躺在床上,想着这股味道来自于身旁躺着的女人,一种细微的厌恶感在心中燃起,并一点一滴的呈现出蔓延之势。他闭上眼睛,那股令她怦然心动的香味又点点滴滴的飘到他鼻尖。

那股淡淡的体香,温热而又潮湿,带着一股清凉,像一个巨大的磁铁般吸引着他。他开始着了魔一般,这股体香几乎成了他心中的一块难以割舍的心病,时刻笼罩在他心尖,像一条弹性十足的绳索一般捆绑着他,往往他愈挣扎,这根绳索便愈把他勒得紧紧的。他开始借着各种工作的理由去接近陈小敏,或者以上级领导的口味直接把她叫到办公室来谈工作,从一周一次到一周三次,再到几乎一天一次,只为了让自己沉浸于这股香味之中,仿佛只要靠近这股香味,他就感到惬意无比。

现在,他似乎变得喜欢巡逻了,作为学校教导处主任的他,四处巡逻一下各个教室的教学情况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出门前,他看一下墙壁上贴着的排课表,然而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冠便出发了,像是在赶赴一场隆重的约会一般。他早已把她一周的上课时间表烂熟于心,甚至能脱口而出。每每走到初三一班的教室门前,他的那颗心就蹦蹦乱跳起来,速度加快,神情紧张,两只手微微颤抖。他装模作样的站立于教室门前,故意停顿了一会儿,教室里的学生见教导处主任来了往往立刻作出一副认真听课的神情。陈小敏就站在他几米之遥的讲台上,朝他微微一笑。他停留了一会儿就迅速走开了,回办公室的路上,他仿佛已经从她的那一抹笑意里嗅到了那股淡淡的体香。他发现自己愈来愈离不开这股温热而又清凉的幽香,在这丝丝缕缕香味的引导之下,他感觉自己心甘情愿的跳入了一个巨大的漩涡之中。陈小敏像是给他布置了一个美丽而充满魅惑的陷阱,而他则毫不犹豫的跳了进去。

二十多年前的那个下午,看着陈小敏渐次远去的身影,在黄昏的那阵霞光之中,他看见缕缕淡淡的清香笼罩在这个年轻而又纯净的女子头顶,像一顶十分耀眼的皇冠。这个下午吴晓东发现了这股淡淡的清香,知道这股香味的源头来自于她,但最终来自于她的具体哪个部位,他尚不清楚。三个月后,在那个昏暗而又潮湿的教师单人宿舍,当吴晓东和陈小敏两人第一次相互赤身裸体相对,他把头伏在陈小敏的丰盈而又洁白的胸脯之间,他才知道那股温热而又淡淡的香味原来来自这两座乳白的山峰之上。

当陈小敏一脸亲昵的偎依在吴晓东的怀抱之中,吴晓东一边轻抚着她洁白饱满的乳房,一边听她讲诉着这股清香的种种故事时,他才知道是那个异常酷热的中午有幸让他闻到了那股温热的清香。那个中午陈小敏从外面办完事匆忙的赶到学校,来到吴晓东的办公室,此刻的她早已满头大汗,气喘吁吁。她几乎是在门外让自己的气息平稳下来之后才敲响了吴晓东办公室的门。那股温热而又淡淡的清香就是这样随着火热的汗水散发而出的。他再次俯身轻轻轻吻着她的乳头,她孩子般嬉笑着,双手捂着自己的双乳,像是在捂住里面深藏着的隐秘。但是那股淡淡的清香还是从她纤细的手指缝间漫溢而出。

吴晓东是第一个发现她身体上这个隐秘的男人,这个很私密话的秘密而今一掰两半,成了两个人的秘密。

他终于知道这股香味称之为乳香。乳香二字他之前只在古旧的书籍上遇见过,现在这乳香就走下凡间步出神坛,出现在他的生活里,而且是那么触手可及。

从那之后,每每在校园里两人相遇,他看见她穿着白色的碎花衬衫,和一上了年纪的同时一起朝他走来,透过那一缕白,他微微看见她那双洁白干净的乳房在衣服里微微颤动,他心底冷却下来的欲念火焰般一下子涌上他的心头,但却又在驻扎在脑海深处那丝丝缕缕温热而又清凉的乳香里沉静下来。

离开学校,一回到家中,他就开始头疼欲裂起来,那股淡淡的乳香几乎控制着他的整个全身,他经常站立窗前,望着苍茫的夜色,一副失魂落魄的神情。

当吴晓东记忆之中缓过神来,天边已露出一丝鱼肚白,他微微抬头看见妻子还没醒过来,脸颊上还残留着一丝病痛所遗留下来的痛苦表情。他微微转了转身,轻轻活动了下僵硬的躯体,此刻弥漫在他身旁的是一股浓烈的福尔马林的气味。几十年悄然而逝,他鬓边已生起白发,身躯日渐苍老,有时候疲惫地躺在床上,耳边似乎就清晰的听见骨头轻轻破裂而发出的嘎吱声。

那年,在四面楚歌之中,吴晓东净身出户,与陈小敏组建了一个新的家庭。几十年过去,吴晓东看着时间一点一滴从指尖悄然而逝,在时间无声的流淌里,他见证着一种东西的消失。

吴晓东一直觉得那股乳香给了他新生,那年,再婚后,每当工作上的诸多事情缠身,那种不合时宜的厌恶倦怠感突然从脑海里冒出来,很快,几乎是一瞬间,一想起家中的妻子,这种感觉就被他骨子里深藏着的这股清凉而温热的乳香给冲散了。

那时,他害怕甚至担心着这种沾染着新婚妻子私密体香的气味会突然在某一天突然消失,他时常对着沉沉的黑夜默默祈祷着,似乎把它当作了一种神灵来供奉。

结婚十多年后,他一直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那天,从睡梦中醒过来,在晨风里,他孩子般调皮的埋入妻子陈小敏依旧洁白的双乳之间,却一直没有寻找到那股温热而又清凉的乳香,取而代之的是一股黏黏的汗味。他四处嗅着,像一直嗅觉灵敏的狗。他抬起头,最终陷入难堪的境地,显得有些茫然。他再次把头埋入双乳之间,鼻子拼命吮吸着,像是不愿相信一般,但始终没有那股熟悉的香味从鼻尖传入,而后深深的抵达他的心尖。他忽然翻下身子,一脸颓唐地瘫躺在床,眼神一点一滴的黯淡下去,万念俱灰了一般。陈小敏默不吭声的看着他的一举一动,忽然泪流满面,她抽泣着说,你是不是开始嫌弃我了?他没吭声,似乎想到了她的下一句台词,转瞬又伸出右手抱紧了她。在清晨墙壁上那一束束光线缓缓变粗,色彩愈来愈亮的演变过程中,他再次看到了时光流逝的声音。他又紧紧地揉了揉抽泣着的陈小敏,像是在为适才冒冒失失的一举一动作一些道歉和弥补。在彼此四目相对的过程之中,他重新端详着妻子陈小敏的面容,他发现鱼尾纹早已攀爬而上,在她的眼角驻扎下来,并呈现越来越多的态势,而他多年前白若凝脂的肌肤早已粗糙松弛,那对饱满坚挺的双乳也开始下垂。时光以下坠的姿势朝泥土深处奔去。

海口哪家医院专治癫痫
癫痫疾的手术治疗方法
癫痫病常见的危害有哪些

友情链接:

并行不悖网 | 整人专家小游戏 | 神庙逃亡兑换码 | 怎么切西瓜好看 | 郑州新浪家居 | 九宫格测试 | 唱片机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