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整人专家小游戏 >> 正文

【江南小说】滴水梅

日期:2022-4-23(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滴水梅

——一个终生难忘的地方和梦中神秘的女人

五年前,为了进一步提升自己的能力和水平,我决定考研。自暑假就开始了紧锣密鼓地准备,期待元旦过后的大考。元月十六日提前和同事去了阜阳看考场找旅社。由于我们行动晚了,四中考场周边的旅店都已经客满。还有一些高档一点儿的宾馆却要价很高,每晚过百元,实在是消费不起。我和阿龙一路走一路找,好不容易在离考场近二里路的一个偏僻小区找到了一个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旧式宾馆。因为别无住处了,加上房价还算便宜每晚只有四五十元,就决定住下了。

房间的外面呼呼隆隆地响,问过服务员才知是澡堂的大锅炉,原来这个旅店的另一个服务项目是大众浴池。我们表示抗议,说这样大的噪音影响休息,知不知道我们明天要考试的。经理过来说晚上十点后就不会再烧煤了,锅炉也就不响了。临了,经理讨好地说,这几天你们可以免费洗澡,祝你们考试顺利,金榜高中!说完,他讪笑着走了。我和阿龙打来开水,喝了一点就赶紧打开时事政治看那些预测题目。我看了一会儿觉得很困,展开被子就睡了。

等我醒来,天色昏暗估计是到晚饭时分了。于是俩人一起去吃饭,路边的小饭馆饭菜便宜随便凑合了一顿。掌灯时分,我们回到旅店,好家伙这个时候人声鼎沸,吵吵嚷嚷地热闹极了。我们回到房间,开了灯还是赶紧看书。到了十点半,锅炉房果然不响了。我因为下午睡了片刻,这会儿不怎么困,就跟阿龙说咱一起去洗个澡吧。阿龙很是迷信认为考试之前不能洗澡。于是,我自己拿了条毛巾就下去了。澡堂这会儿已经没有几个人了,只有三两个搓澡的临时工在抽烟,水汽里夹杂着烟雾呛着我的嗓子了,我咳嗽了几声。换下衣服来,我看了池子里已经很是浑浊,就没敢下去。站在莲蓬头下面就冲了起来,一个老头走过来说,嗨,年幼的,要不要我给你搓搓背呀!我看到他笑的很恐怖,连连摆手说不用,不用!擦洗完了,我赶忙逃离了这个澡堂子。回到房间,阿龙已经鼾声大作。我蹑手蹑脚地脱了衣服,熄了灯,躺下来。但是,一点也睡不着。我的眼睛睁得大大的,窗外的月光射进来,房间里很亮,同伴的鼾声也越来越响。这时候,隔壁乒里乓啷地响动起来,并耳细听,觉得蹊跷。过了一会儿又传来依依呀呀地叫唤,这才知道原来这是黑店,怪不得刚才上楼来的时候,楼梯口一个房间门大开着,里面有几个妖冶的女子。心里想着这次考试对自己很重要,还是不要去想那些无关紧要的事了。可是,隔壁的响声越来越大,真是令人烦躁不安。然而,终究抵不住劳累还是昏昏睡去了。

第二天天不亮,就赶紧起来洗漱早饭。走过这个小区域的拐角时发现了墙头上竟然镶嵌着一块黑色的碑块,上面镌刻着三个大字:滴水梅。哇,平生第一次见到这么美的名字!只一个梅字,已经够炫目的了,却又加上一个滴水,简直就是美艳绝伦,无以复加的惊艳。仿佛原汁原味的宋祖英从电视里走出来,活生生地站在了你的面前,高声唱着辣妹子辣,而且你还能清楚地看到她的舌头在打颤,甚至是悬雍垂也在摇来摆去地晃动。又仿佛金庸射雕里的黄蓉活脱脱地从古书里蹦出来,在你的脸上啵地亲了一口。我的心里不停滴嘀咕着,不可能吧,不可能吧!怎么会有这么美的名字呢。阿龙见我有些痴呆,提醒说快走吧。

考场门口早就聚集了蚂蚁一样多的考生。一堆儿一拉的,或站,或蹲,或倚墙而立,或走来走去,摇头晃脑。见此情形,心想古代的科举或许与此可有一比。我觉得北风还是有些太冷,而距离开考场还有四十多分钟,就走远了一点,到了一户平房的大门口避避风,同时也拿出复印好的材料题目背了起来。背着,背着,天上飘下小雪来。我抬起头,看看灰蒙蒙的天,不禁地想瑞雪啊!但愿此役能够打得漂亮些,毕竟自九六年毕业后就再也没有考过大型的考试。想到此,突然感到兴奋和刺激,就像要上战场的士兵,手在不停滴摩挲着枪管,一颗颗地向枪膛里压子弹,心里却焰腾腾地升起来一股杀气。这种兴奋是由冰冷的脚底直透骨髓,向上蹿升到胸腔,最后到达心脏。心脏极度兴奋后,血液奔跑的速度骤然提高一倍,由流淌而变为激射。脉搏突突跳起来,如同方程式赛车临出发前轰动油门的闷哼,嗡~嗡~嗡~,一阵比一阵急促。

最后,人群突然躁动起来,一起向那个考场的大门涌了过去。那么多人一起挤起来,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到了零,如果不是隔着棉衣,大多数的人一定会享受肌肤相亲的待遇了。这个时候,你才能看清彼此,有的老,有的少,更多的是些学生模样的年轻人。有的还是手捧书本、资料和复印品;有的嘴里还嚼着油条和面包,吸吸溜溜地喝着豆浆。就这样挤了十几分钟,大家都不耐烦了的时候。门卫手摁电钮,电动门吱吱呀呀地开了,所有的人争先恐后地往里奔去,速度之快宛如射精的一瞬间所有的精虫一股脑地向前窜去的二倍慢放镜头。进了考场,一切又都归于寂静,仿佛这个地方不曾有过刚才那么多人,那些水泥建筑如同张嘴吃人的巨兽,一吸气,把所有的人都喝进肚子里去了。

找到了我的座位,教室左边靠窗子的倒数第二个位置。还好,还好!第一场三个小时的政治,只觉得一会儿就过去了。满脑门的细汗,让我觉得很热。来到考场外,等我的同伴,很快他也出来了,我们相视无言,一起去了小饭馆。我们一人点了一个菜,我又加了一瓶啤酒,阿龙不解地看着我,我笑笑说,缓解一下紧张气氛。正喝着,吃着,邻桌一位美女伸过头来搭话:大哥今年多大了?呵呵,这是大学生吗?怎么不知道这是个人隐私呢?我反问道:你是大学生?对方回答说是阜阳师范大学的学生。我说我今年三十四岁了,呵呵虚度年华。这时,美女双掌合十,大笑起来:这下我心里有底了!有大叔给咱们垫底呢!阿龙气呼呼地拉起我来就往外走。

中午在旅店睡了半个小时,定了闹钟怕晚了。下午去考场前又仔细打量了那个碑,不由地再感叹一次。晚上回来,不再看书了。鞋子里的鞋垫已经湿透了,薅出来,放在外面的暖气片底下烘烤。明天,还要指望这鞋垫子吸我的脚汗呢。第二天的试卷都是招生的院校寄来的,我做着觉得不难,但是有点多,三个小时又不知不觉地过去了。晚上,倒是很放松,美美地睡了个好觉。半夜起来小解,看到那几个女人忙忙碌碌地来回穿梭去给客人服务,其中一个对我说,过来玩啊。我没有搭理她。第三天,才发现住这个旅馆的考生还真不少,有几个邻县的,还有几个女老师。第三天的考试一结束,从身体到心里全都放松到虚脱了。走出考场的一瞬间,我觉得还有点意犹未尽。但愿今年能够考上,省得来年还要忙活。门口发广告的人,把考研辅导班的广告硬塞到我的手里,本想扔到它。但有一转念拿着吧,管它吉利不吉利的。我等着了阿龙,俩人急急忙忙往回赶,到了旅店收拾好了东西,抓紧时间去赶车。邻县的几位同考见我们着急走,凑上来说别着急啊。今晚,不如就再住一晚,你们难道不知道这儿有鸡嘛,过过洋荤再走也不迟啊。我们笑笑也来不及多说就往车站跑。

最后一班车,还在那里等着呢。车主和司机都知道今天往县城去的客人多,我们这些考生每年都为他们做出很大的贡献呢。上了车,又等了好一会儿,司机确定再也没有回去的客人了,才猛踩油门,飞快地往家赶。到县城时天色已晚,跑我们乡镇的车没了,只好搭个昂贵的出租,在县城住一晚也要花不少钱呢。

等到家时,妻子女儿早已吃过晚饭上床睡觉了。自己热些剩饭,胡乱吃了赶紧休息。夜里无梦,一觉到天亮。从此再无念想,又像往常一样。该上课上课,该监考监考。忙忙活活地就开始过年了。唯一在夜里想到的就是滴水梅,唯一在梦里翻腾的就是一个朦朦胧胧的叫滴水梅的女子,不知她是古代的我的前世,还是我前世的情人。

吉林癫痫医院治疗哪家好
癫痫手术如何医疗
癫痫病能做适当的运动吗

友情链接:

并行不悖网 | 整人专家小游戏 | 神庙逃亡兑换码 | 怎么切西瓜好看 | 郑州新浪家居 | 九宫格测试 | 唱片机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