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汽车广告语 >> 正文

【海蓝·小说】朝食株林美夏姬

日期:2022-4-2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诗经》中的那首《株林》,是这样写的:胡为乎株林?从夏南兮?匪适株林,从夏南兮!驾我乘马,说于株野。乘我乘驹,朝食于株。

这一首《株林》,以朴实的的语言,讽刺的笔触,幽默的将做为一国之君的陈灵公荒淫无耻的丑态淋漓尽致的揭露出来。诗歌以设问的方式故意提出疑问,暗中影射陈灵公并不是去寻找夏南,而是要去与夏南的母亲私通,言外之意,耐人寻味。

关于这首诗的作者已无从考证,但从语言的表达方式上,却可以分析出,就是当地的民众。“胡为乎株林??他们到株林要去干什么呢?另一些百姓立即就心领神会,但却又故意神秘的回应,”从夏南兮?”他们是要去找夏南吧?提问者马上就装作尚未领会其意,但还是给予了肯定,“匪适株林,”应者便像煞有介事地坚持讲,“从夏南兮!”唱和之间,调侃戏谑之意已溢于言表,这样的表现方式,胜过于义愤填膺,讽刺的锋芒入木三分。

诗的第二段换成另外一种口气,路人终于有了确切的答案,因为株林已经在望,国君的车马已经拐向了那里。这里便摹拟陈灵公君臣的口吻,说“驾我乘马,说于株野。”描述的虽然是车马的豪华,却是颇有夸耀显示的意味,这里不再需要任何伪装,因为美人就在眼前,一个“说”字,便把喜“悦”之情,全部都挂在了脸上,这也是放荡之君隐秘不宣的喜悦。随后的两句再次又改变了口吻,则是以孔宁和仪行父的语气在讲话,“乘我乘驹,朝食于株”因为士大夫只能驾驹。对答之间,陈灵公与士大夫的嘴脸已全部暴露出来,国君的隐秘之喜,臣子则能心领神会,所以马上便前来凑趣。“朝食”一词用得比较隐晦,暗指男女之间的性爱。“说于株野”即“悦于株野”,一语双关,已将陈灵公君臣与夏姬之间的暧昧关系揭示了出来。这样的讽刺实在是犀利,所以连《毛序》在论及此诗时,不免也一改以往的庄严,语气中带足了讥刺,书曰“《株林》,刺灵公也,淫乎夏姬,驱驰而往,朝夕不休息焉。”

娟为郑穆公之小女,当初体弱,母百般补之,病愈初始万般感谢于母,曰,喂吾食之何?母引于火宅指其答,女之命也。娟提起命视之,如赖狗丑陋却百般喜爱,再与母述,说女命之多补于吾?母淡笑曰,人之春秋,转瞬即去,莫喜莫悲,万物则以常态面对。女之命调阴阳互转,原春之短而秋之长,女之命则改长为短,短则长也。娟点头,知其命运已变,复述于母,曰,人如碧草,荒芜之后则再无永远,如今已补齐,命之功效也。

娟未嫁之时,虽然年少,却忽如年长,昼夜视之异性则亲近,母与其密语,说娟之命者女之命也,如不能忍则与母述,其外室备有年长者数人,可与女享用。与是便与娟引入外室,年长者皆蒙面供娟享用,始则喜爱,继而反感,再者皆拒之于门外,母问何故,娟答曰,不喜丑陋,母便与娟述,丑陋者命长,英俊者寿短,女之命必克。娟不顾,谓吾意已决,不可改也。

娟末出嫁时,她便与庶子蛮私通,后见蛮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于是便转意于他人。蛮纠缠于娟,说娟始起引于一,何拒绝于二?娟便与蛮讲,说娟命长,蛮之命短,所以娟必拒绝于蛮。蛮不顾,说命短与长不以娟说为准,女子以娟为优,其余皆不爱。于是娟便与蛮日日纠缠,春去秋来三年过,蛮终于病倒,再无医治,终。

家中突然遇有悲伤,蛮之母便与郑穆公状告,曰:娟之勾引蛮,宅中大小皆知,郑穆公疑之,说娟小女子也,勾引于蛮不妥,蛮喜爱娟纠缠不休所以命短。后命人寻来娟视之,果如蛮之母所讲,于是便寻媒人前来,说女之命将害人,嫁出去也。

不日便有人将夏御叔八字传递过来,细查与娟之命合。郑穆公点头,嫁!

嫁给夏御叔的娟从此就有了名字为夏姬。

新婚蜜月,夏御叔如鱼得水,两情欢悦,娟喜爱之极,然则担心,母当初讲,女之命克英俊。于是便与夏御叔言,欲不可贪,细水长流,恩爱永远。夏御叔摇头低语,说姬若不服,可以婢妾替代,你可从旁观之。是夜,夏御叔连战三女,三女则皆以休战告退。姬则点头,说姬从此一人代三人,如夏御叔休战则将外室备用数人,如姬休战则任由御叔处置。从此之后,两强相遇,日日饮酒,夜夜欢歌不提。

半年有余,御叔体乏,一战告退,倒头便睡,任姬纠缠于不顾。于是外室备数人不提。

株林从此夜夜怪叫不绝,声传甚远,左右皆迷惑不解,实则姬若渴渴醉,若死若仙,力战数人不倒,御叔则守之欢娱。数月之后姬腹部隆起,不足九月时则产下一子,御叔便疑之不为己,说孩儿为何不足九月?姬则答,人与人不同,八月还可育儿,九月有何不可?另外当日你我还有言在先。御叔则红脸,说不与姬一般见识,人活一世,“快活”二字为先,何为快活?吃喝玩乐也。于是便给儿子取名夏南,不再提起。御叔虽然败,然愿守于姬,女中豪杰,无人能敌,其乐无限,生死随意。

夏姬喜爱女之命,每日服之从未间断。于是便有,一时洗漱,一时进食,三时恋战,八时休息。休息结束时还有个春梦暗藏其中,那里的喜悦不便再对谁提,有个伟岸的男子,他会按时就赶来,男欢女爱已至极限。欲火挑起,后者必须接续,然则八时已到,必赶紧洗漱,再去进食。与伟岸男子相遇,亲之爱之,男子曰,我修此命已千载,姬食只有一瞬间,生死轮回。姬拥之语,为人尊者才为上,与你配合天做美,上天之意。男子曰,你之命我之命,合为一起,冤冤相报。姬更亲,说你命长我命短,我享受你,天天为敌。男子曰,你占我命我占你,明着不敌来暗的,恨你!姬则语,我命薄弱用你命,暗的不识来明的,爱你!

你一言,我一语,转眼间千百个回合已渐渐过去。姬便觉得欲火烧起,力不能敌,于是便欢喜的进入昏迷。男子便低头不语,情绪也渐渐低落,终于悄悄的离去。

进食时,御叔便拭探的问,说姬可病否?夏姬便瞧过去,说何意?我不知。御叔便讲起,说偶然回来晚,巧见你睡迷,梦中似交构,不知与谁遇?姬初起不语,问紧则答,说梦中做戏,就是与你。御叔则喜,说狎之兴极,容之阴迷,尘世未见,天下唯一。姬便挑逗,说情深易起,勤补足气,人生一世,放弃可惜。御叔便点头,说且看明日,比拭比拭,百年易去,难遇知己。

从此御叔便天天进补,夜夜欢娱。只是气色始终都变不过来,姬便与他密语,说你能战胜我,我便不能战胜你,势均力敌,还要看你的运气。御叔也是这样认为,于是越战越勇,退缩则伤不起,于是便转战贪恋,但次日便长睡不起。姬不如意,则昼出夜眠,现在也只能外出去散步以便消磨时间,惹不起却躲得起。姬记得当初与蛮野合时就是偶然与他相遇,于是他便勾引自己,提供食宿,还纠缠不休,或许这就是猎艳,识者随意。

许多绯闻,夏姬都曾经听说过,陈国的好色之徒还真就不少,他们也都是士大夫。比如就有孔宁和仪行父,听说他们都是谈情说爱的高手,他们就能把女人捧到天上去。如果出去散步能有巧遇那就最好,即使就找上门去,那也没什么了不起。夏姬打好了主意,于是便再把自己精心的打伴,然后就叫来车夫陪着自己。

夏姬外出当日还真就与孔宁巧遇,也只有他与御叔的驻地最近。夏姬出游便来到孔宁家宅的附近,于是便吩咐车夫前去讨水喝,其实就是给自己找个介口而以。孔宁就急切相迎出来,碎步中还夹带着笑语,说夏姬乃宁之贵宾,必须离车进宅款持这才是道理,不能就这样草率的离去。难道他日孔宁登门去拜见也要这般对待吗?夏姬姬便点头解释,说孔大夫是御叔的贵客,百去百不厌,每送都要送回到驻地,而姬却未能与宁之女眷熟悉,我还是先去,不若宁就去送姬,如若不弃,改日姬再回来登府陪罪。孔宁早就有巴结夏姬之意,于是便要登车相送,说宁与姬驾车,车夫自便离去。姬便会意,于是便打发车夫下去,说等孔大夫回来,你再驾车回去。于是姬便与宁同车出游,他们现在也不知哪儿才是目的地。。

男女之间,欢娱讲的就是个资源,出手大方者盈余,穷汉不须提,囊中羞涩者或将年迈,或将贫瘠。姬与宁者皆大方之人,干柴烈火,同乘一车,言语之间三五个回合,便都有了些意思。夏姬低语,说与宁驾车,罪过罪过。孔宁便嘻笑声起,说驾车为姬,心甘情愿,五体投地。姬便再讲一句,说难得与宁在一起,相送回去也就没有了意思。孔宁便回头瞧了夏姬一眼,见她满脸的喜气,便点了下头,说与姬一起,路途刚刚才起程,怎能就直接回去,不如我们就去林子里去转一圈,我还有一套府宅在那里,不如我们就到那里去?姬便喊了一声,说不能去那里,姬的意思就是找个没人的地方,我们就在一起说话,我记得好象有一种关系叫异性知己。孔宁还是想带着姬回去,说去我那套宅子也能说话,说只陪着姬在野外,那该多不好意思。夏姬便摇头,说你就好好的驾车,有什么话都可以在车上说,我不想跟着你去。孔宁便再讲,说既然姬不愿去,宁便和你在一起,你说去哪里就是哪里,我又不能吃了你。夏姬便随着调笑一句,说我就是怕你,孤男寡女你会有所图谋。孔宁便摸清了夏姬的套路,这个女人她不简单,既然如此,那咱们就得比拭比拭。于是便放开缰绳,就任由着马匹随意去,这密林深外,只要能前行,马就会一直朝前走,没有任何问题。孔宁便钻进车里,与夏姬坐在一起,说这里的路都好走,不会出问题。夏姬便点头,说随便你。

两个人坐在一起,孔宁便将夏姬的手牵过来,说让我替你看看,在你这里我有没有运气。夏姬便笑起来,说手都让你牵了过去,还说要问问运气,我还真就不知你竟然就这样会调笑,看样子我是认错了人,咱夏姬就没有你这样的运气。夏姬说着话,她便把脸贴了过去,说你看没看出自己的运气?要不就让我直接告诉你。孔宁便腾出一只手,直接就把夏姬抱在了怀里,说你这样坐车太累,还是靠在我身上,然后就直接告诉我迷底。

就是从这一天起,夏姬和孔宁便好到了一起。两个人在车里缠绵的不忍放开,后来夏姬便与孔宁讲,说以后你可以到我家里去,御叔他整天就知道睡觉,即使让他碰到也没关系,你就说是去拜见他,另外我还可以仔细的安排你。孔宁说你也可以到我家里去,我还有一套驻地,那个地方非常隐蔽,那里只对你开放,你就尽管过去。夏姬便与孔宁讲,说还是你过来吧,我不能经常出去,你出门自己就可驾车,我却要带着车夫没法与你比。

夏南十二岁时,御叔终于力不能支,没几天便咽了气。发送完御叔没过几日,孔宁便日日都要过来问候,夏姬便与他讲,说夏南已逐渐长大,有些事情你需要回避。

其实并不是这么回事,有些话夏姬不便讲在当面,她也不想和孔宁提,情只是表面,性才是根底,而士大夫的身体太空虚,他真就不如普通人有实力。与孔宁在一起,只是当个野食打,也就当是收一下租子,当个点辍,找个依靠,逢场作戏。许多事情夏姬已经都想清楚,人活一世只有快乐才是自己的。御叔他一口气没上来,他就朝着西边去,人这一口气若是离去回不来,再说什么都是假的。于是夏姬每日的事情主要就是进补,吃过了睡,睡过了再吃,剩余的时间就将快乐当做唯一。内室里还有几个男人他们就是奴隶,使用上一段时间若不合心意,就把他们都远远的打发出去。

这些秘密,夏姬身边的几个女仆都清楚,只是她与她们相处的就象和姐妹在一起。有个女仆还多次提醒夏姬,说您若是愿意,就由我出面替夫人去物色人选,就让我替你挡这个驾,莫让外人就低看了夫人您的名气。夏姬摇了下头,她只是淡淡的笑了下,却什么都没讲,然后转身就离去。夏姬深深的懂得,做人讲的就是个表理如一,我心里怎样的感受,根本就不需要回避,如果当初我就没有活过来,现在说什么都没用,做人做事心里就得有个底气。对自己的喜爱不压抑,也不把对方过多挑剔。草木迎春长,花香飘万里,两性相逢醉,雌雄共天地。只是与蠢人在一起,他们始终都俗不可耐,或许就是那可心的人不易碰到?或许?夏姬始终都觉得自己做一回女人不容易,历经千难万险,才走到了这里。既然上天选择自己这样走,那就一直朝前去,与谁都不要理,上对天下对地,中间只看重自己。

也许多找来一个人,就是另外一番天地?

那一天,与孔宁送别时,夏姬就与他讲,说我想找仪行父过来说点事情,就只能你替我过去。孔宁当时还没有理解,说夏姬你找他能有什么事?夏姬笑了下,说让你去你就去,难道我有什么秘密就都得告诉你?孔宁便点头,说那我就知道了,一定就是夏南要世袭,我现在就找他去。

第二日仪行父就随着孔宁赶了过来,他与夏姬相见,显得非常奋兴,言语之间也很客气,说夏姬你有话就尽管提,你就只管把我当成知己,如果真就是夏南的事情,明天上朝,我第一个就找国君提。就说夏南已经不小了,有些事情他已经有了自己的主意。夏姬赶紧和他解释,说我不是这个意思,夏南世袭的事情,早晚他都得到朝庭上去,我的意思是,让你和孔大夫能经常带一带他,这样他日后才能出息。仪行父赶紧点头,说没问题,以后让夏南没事就到我家去,我会待他如子弟,把所有的道理都和他讲清楚,对他我一点都不保密。孔宁当即也表示,说那就这么说定了,我今天就带着夏南出去,做士大夫,首先就要有见识,我现在就带着夏南到朝庭上去,要让他及早的知道登朝是怎么回事。

治疗癫痫病的中草药都有哪些
癫痫病小发作的病因
失神性癫痫病发作有哪些症状

友情链接:

并行不悖网 | 整人专家小游戏 | 神庙逃亡兑换码 | 怎么切西瓜好看 | 郑州新浪家居 | 九宫格测试 | 唱片机多少钱